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教裁判所

当人们回首展望,会说是我催生了20世纪——1888年,Jake Ripper

 
 
 
 
 

日志

 
 

【影舞】1792启示录  

2012-06-04 14:47:50|  分类: 帝国的全面战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进行!——罗兰夫人

1792启示录 - 影舞者 - 宗教裁判所

1

用反抗者的反抗,专政者的专政

我们和魔鬼缔结同盟,建立督政府

复辟一条向后退却的道路

没有时间作支撑,没有空间作掩护

恶性膨胀之野心,幅员如此之辽阔

从波旁王朝到第一共和

从十八层地狱到九重天国

2

谁的启蒙,点燃了巴黎上空的市民暴动

又是谁,在三级会议上愤然离桌

拉法叶特得势的那一年

万能的思想者用武力挖掘战壕

修筑第二座巴士底狱,自己专制自己

越挖越深的却只有坟墓,然而

没有一位智者能挽救这一切

即使是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

即使是位高权重的黎塞留

3

正如一场颠覆,在热月恐怖中被捕

一部宣言未说出口,便已被鲜血溢满喉咙

倘若那高居在神圣殿堂里的死亡

都已随雅各宾党,去篡夺那无限赤裸的沦丧

那么写给神的最后一篇赞美诗章

也就只剩下,我们对铡刀的仰望


也只有黄昏还未丧失本性之纯良

将橘色的目光洒向断头台

覆盖渐渐冷却的玛丽.安托万

然后继续趴在每一张人脸上等待

等待着下一颗飞溅到半空中的头颅

和下一群欢声雷动的看客

4

就这样,我们滥用他人脖子里的血污

并窃取十字架上的新鲜救赎

高蹈自己的命运之征途

为上帝搭建纯白色的祭坛

却把杀戮大帝,供奉在阴暗处

“恶魔附体在自由的脊背上

扑闪着鲜血淋淋的翅膀”

我学着罗伯斯庇尔的口吻如是说

上帝因此垂下了他的手臂

和马拉一并遭暗杀,死在血缸里

5

“我们继续前进!”

“前进”!伟大而嘹亮的词语

从刀刃里呼啸而出时

不忘在词义中盛开最深刻的贬义

响应号召的我们,每迈出一步

都是在接受死神发出的邀请

突然间我便看清了真相

于是我连忙砍下自己的头颅

提在手里,照亮脚下的路

如此,我便不再是我

身体亦可永远保持匿名状态——

反正一切罪恶已被预先谅解,那么一切救赎

便得到了,最不知羞耻的纵容

(摘要)

"暴君,是丹东的鲜血堵塞了你的喉咙!"

"我要求起诉罗伯斯庇尔!"会场顿时一片寂静,议员们似乎被自己的勇气惊呆了,但他们很快明白已没有退路,"逮捕!逮捕!"逮捕罗伯斯庇尔及其一党的动议立即通过,宪兵把被起诉的雅各宾领袖们带出会场。离开会场时,罗伯斯庇尔只说了一句话:"这帮恶棍得手了,共和国完了,法兰西完了。"

国民公会抛弃了罗伯斯庇尔,但掌握市政大权的巴黎市自治会仍然忠于他,并立即鸣响警钟,召集起市民义勇军准备与国民公会对抗。就实力而言,巴黎市可动员的部队远远超过国民公会。罗伯斯庇尔等人先是被押送到市内各处监狱,但随后又送到了市政厅,而正是在市政厅前的广场上,市民义勇军们枪炮俱全整装待发,正等着罗伯斯庇尔来发号施令。

罗伯斯庇尔有整整三个小时来拯救自己的生命,拯救自己的乌托邦,但他做了什么?什么也没有。是不是应该再次用恐怖手段,来对抗由人民选举出来的国民议会?罗伯斯庇尔无论如何下不了这个决心,对于他来说,这等于用自己的手摧毁自己一生所追求的理念和信仰。在周围同志们的竭力劝说下,罗伯斯庇尔接过呼吁人民起义的文件准备签名。但是,写下了自己姓名开头的三个字母"Rob"之后,罗伯斯庇尔最后扔下了笔。他环视了众人一眼,反问道:"以谁的名义?"

命运就这样由他自己决定了。这时,国民公会罢黜雅各宾党的公告已经传到市政厅广场,加上市政厅内迟迟没有命令传达下来,市民义勇军们开始动摇。渐渐有人离开了队伍,先是一个两个,再是一群两群……。当国民公会派遣的宪兵队到达市政厅时,广场上已经空空荡荡。宪兵们立即冲进了雅各宾领袖们会场,随后是一场枪乱,绝望之中有人开枪自杀,罗伯斯庇尔的下颚被手枪击碎,昏死过去,众人草草地为他包扎好伤口。过了一阵他才清醒过来,他所竭力缔造的乌托邦大厦已经轰然崩塌,他所否定的一切即将复活。

天亮之后,罗伯斯庇尔等一干人犯被移送到门房监狱。他的单人牢房,就是7个月前被他送上断头台的王后玛丽·安托万的牢房,已经无法说话的他甚至丧失了留下一份遗嘱的权利。审判在匆忙中开始,而执行就在当天。

5点过后,运送死刑囚的马车离开门房监狱,缓缓驶向革命广场。押送囚车的士兵时不时用剑背支起犯人的下颚:"看,这个就是圣鞠斯特!那个就是罗伯斯庇尔!……"群众的咒骂声如潮水一般,特别是那些恐怖政治受害者的家属。

囚车经过圣托莱诺大街罗伯斯庇尔家门口时,就在当天晚上,暴民们活生生把他的房东迪普莱太太吊死在窗帘杆上。罗伯斯庇尔闭上了眼睛,不知他是否想起走上刑场的丹东经过这里时所说的那句话:"下一个就是你!"

在一个多小时的行进中,罗伯斯庇尔始终将目光凝视远方。用来包扎下颚的白色绷带浸透了一层又一层鲜血,当他走上断头台俯身在刀刃之下,为了满足人们对复仇的渴望,充满恶意的刽子手狠狠撕下绷带,剧痛和愤怒击溃了这个意志坚强如钢铁的男人,他歇斯底里地咆哮,像一头绝望的野兽。

刀刃落下,头颅里血花飞溅,群众们欢呼声持续了15分钟!整整15分钟!

一切都结束了,或者说,一切又重新开始:从大革命恐怖政治的血污中摇摇晃晃站立起来的法兰西,在不远的将来,将一脚踏进"500万人的坟墓"-——拿破仑战争。


  评论这张
 
阅读(561)| 评论(7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