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教裁判所

当人们回首展望,会说是我催生了20世纪——1888年,Jake Ripper

 
 
 
 
 

日志

 
 

【影舞】死情人的罪恶之花(结局)轻于世界的叹息  

2012-01-24 18:56:31|  分类: (小说)死情人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01月24日 - 阴影演出者 - 宗教裁判所

        “那Varney应该也来自多明我会?据我所知,历史上著名的宗教判官,像亨利希.英斯蒂托里斯和雅各.施普伦格,都是从多明我会出来的。

这是诗人听完我一整夜的叙述后,所问的第一个问题。

“他是不是宗教判官我不知道。”我说:“我只知道,1513年,当猎巫运动之火蔓延了整个欧洲时,亨利希.英斯蒂托里斯和雅各.施普伦格也都忙着四处游走,为教皇和上帝鼓吹那本恶贯满盈的《女巫之锤》,春风得意的他们,却怎么也没料到,会在康斯坦茨小镇受阻。正直善良的康斯坦茨居民,不相信他们所谓的“要将所有有罪的女人剿杀干净”之类的恶言,将他们逐打出了小镇。两个上帝的猎犬自然心有不甘,便将《女巫之锤》埋在了一个偏僻荒废的民宅地下,意图诅咒整个小镇。却不料在许多年以后,又被当时年仅10岁,被母亲囚禁在地下室里的Varney从地板下面挖出来了,于是,他用他第一滴弑母的鲜血,淌出一条血色荆棘,跟着《女巫之锤》的步伐,走上了这条屠杀女性的道路。”

“这些女人都是因为发现了他的身世秘密而被杀的吗?”

“不,发现他身世和秘密的,只有我,和林区荒宅里的那个老巫婆。据她讲,其他女人,有些自杀了,有些染疾而终了,有些是Varney自己厌倦后除掉的,不过大多都是经历了漫长孤独后准备逃跑时被杀的。Varney解剖和行刑的地方,都是北面塔楼上的宗教裁判所。”

 说话间,我神色突然间黯然下来,声音也有些颤抖:“这是前些日子……老巫婆临死的时候,告诉我的,一并还有,她和Varney的故事…..

“那这世上还应该还存在和您一样的另外126个幽灵,您可以去寻找她们啊。”诗人不顾我的神伤,继续询问着他感兴趣的问题。

“不,其他女人,在那柄刺穿心脏的黑水晶之刃的吸附和黑色诅咒下,早已魂飞魄散了。只有我….还以幽灵的方式延续着记忆。”我定了定神,接着说:“是她救了我,还记得在林区荒宅里,她泼向我那杯黑色药水吗,那不是什么迷情剂,而是浸满了聚灵术的水符咒,水渍浸入我的身体,符咒渗透我的骨髓,为我实施了盔护,使得我的灵魂,最终躲过了那场劫难。”

“喔,聚灵术Animate Dead盔甲护身protego!这些都是了不得的黑魔法啊。”听到这儿,诗人顿时眉飞色舞起来,看得出他对巫术很感兴趣。

 不过紧接着,疑惑又写满了他的脸:“城堡内的女子神秘失踪,这不会引起乡民的怀疑吗?”

“适当地在布道和行医的过程中,对知情者实施摄魂取念Legilimens篡改他们的记忆就行了,这是Varney的拿手好戏。”对于他的疑问,我淡淡地回答着。

“夫人,不知我的判断对不对,据我了解,妖术师每进行一次谋杀,都会用邪恶力量将死者身上零星的生命征兆折射到自己身上,因而得以延长寿命。这恐怕也是Varney能够活到今天的原因吧。”

“是的。”我一边回答着他,一边起身走到窗边,破晓时的曙光裹着凉意不减的微露贴合着百叶窗,窗外充斥着蒙马特清晨的喧哗,车流的熙攘,还有宪兵队的马蹄声。

并且谋杀的过程,可以分裂自己的灵魂。对吗?”而诗人的询问,此刻,也继续在静谧的房间里掷地有声的响着。

听到这儿,我不得不对眼前这个家伙另眼相看了:“你真厉害,连这都知道,这世上知道这个的人并可不多。”

诗人很满意我的惊讶,继续滔滔不绝的说着;“妖术师们通过谋杀延续寿命和分裂灵魂在今天看来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Varney谋杀了127个女子,也应该分裂出127个灵魂碎片。夫人,您有没有想过,去寻找装有他的灵魂碎片的魂器?您知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觉得,这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吗?”我打断他:“他的修行已经很深了,他身上基督教徒的神性和妖术师的魔力都是巨大的,我们这些卑微的幽灵根本无法靠近。对于一个比风还要轻的幽灵来说,拿起一把超越自身重量的小刀都是困难的,并且,我从没想过找他报仇。”

“因为您还爱他对吗?”诗人说着也起了身,走到窗边,和我一道透过百叶窗帘的缝隙凝望窗外的街景。

“是的,我忘不了他,忘不了他湖绿色的眼眸里,那些凝聚满爱意的微小水汽。从第一天和他一见钟情,义无反顾的跟着他离开蒙马特芭蕾大剧院开始,我的心就是他的了。”

“因此您一直流连于蒙马特高地,你们最初认识的地方,是为了,想再看到Varney?”他转头盯着我的侧脸问道。

我怔怔地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无家可归了。我成天东游西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些有如云烟的往事,我一无所有。”

“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您来到这里,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那我可以告诉你,你的直觉是错误的。”我说:“我对世界来说是不存在的,世界对我来说也是死去的。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只不过是轻于世界的叹息罢了。对于我和我的故事,你最好的选择....就是遗忘。因为当白昼来临时,你就不会再看见我了。”

说完这话,我轻轻拉开了百叶窗。随着百叶窗的上升,阳光逐渐倾倒进入我的身体。像是被水注满的玻璃瓶子一样,渐渐的,我开始变得透明。隐匿也随着阳光的强烈的程度逐步加剧,到后来,我就全部消失了。

(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122)| 评论(4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