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教裁判所

当人们回首展望,会说是我催生了20世纪——1888年,Jake Ripper

 
 
 
 
 

日志

 
 

【影舞】死情人的罪恶之花(4)宗教裁判所  

2012-01-24 17:20:27|  分类: (小说)死情人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01月24日 - 阴影演出者 - 宗教裁判所
 

   Varney收到了来自罗马的电报,坎特伯雷将要举行十年一度的宗教大会。一大早,他就吩咐家养大妖精们给他收拾行李。

“什么时候回来?”我一边帮他整理斗篷的帽檐和胸前的十字架,一边问他。

“不知道,也许一个月,也许几个月。坎特伯雷毕竟离这里很远”他说。

“嗯”,我应诺着,挽着他的胳膊一直把他送到城堡大门口。我们停在镂空黑铁蜿蜒的城堡大门前,驻足于一丛丛凋敝的石楠,彼此看着对方。

Varney长久的注视着我,我的双唇,头上的网面礼帽和身上的天鹅绒蓬裙的颜色,都是他最喜爱的腥红色。这样刺目的色泽在深秋苍灰色的萧索中显得格外的娇艳欲滴。

“多洛雷斯,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朵玫瑰。”Varney微笑着对我说,晶莹碧绿的眼睛里满是爱怜。

我盯着他的眼眸,可那双冷绿色的湖泊里,我依然看不到自己的倒影。

“多丽,做自己该做的,别想太多。”,他的声音依旧温软潮湿,和他的人一样,它们都是可以洞穿心脏摄取魂魄的毒物,两年中的每一天每一刻,都在深深的啃噬我的灵魂,吮吸我的血液。

“不要令我失望。” Varney说完,吻了吻我的嘴唇,松开我,转身往山下走去。

 冷瑟的秋风吹拂着他僧侣黑斗篷的后摆。我目送着他走往山涧,一直到他高瘦的背影消失于大片水松和云杉的遮掩。

 Varney,为什么我们不能过着田园牧歌般的幸福生活?

 Varney,这座城堡到底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回到庄园,找到那个正在收拾大厅的弓腰驼背的家养大妖精。“Freeman,你有打开北面塔楼的钥匙吗?”

 “没有,”Freeman怔了怔,回答道:“那些钥匙先生一般都随身带着。您有急用吗,夫人?”

 “噢,没什么…..,我只是问问,你先去忙吧。”我掩饰住失望的情绪,独自走上旋转阶梯。

在阶梯拐角处,我无意中又瞥见家养妖精的眼睛里那人类难以读懂的复杂语言。

我到底该不该继续查找真相?

 “孩子,进了宗教裁判所,你后悔可就晚了。”老巫婆浊黄色的眼睛和颤抖的话语幽灵般突然浮现在眼前,萦绕在耳边。

 “多丽,做自己该做的,别想太多。” Varney俊俏的容颜和温软的话语此刻又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和巫婆的音容相互撕扯着。

不知不觉间,我拐错方向,来到了东厢房。落地窗前,秋风中的蔷薇,此刻红得异常妖艳。充血的杀戮色泽让我有些犯低血糖似的晕厥。这样血淋淋的狰狞,这样肃杀的夺目视觉却在一瞬间极大的刺激了我的神经。

我开始快速的翻找东厢房的物件。抽屉,地毯,壁炉,衣橱,衣橱里的所有衣物终于,我在墙上一幅教皇乌尔班二世的肖像画画框背后的墙洞暗格里,发现了一把单柄钥匙。

直觉告诉我这应该就是打开北面塔楼的钥匙。无论如何,今晚到了夜深人静,我都会带上它去试试看。


 

    “咔嚓!”。钥匙和锁芯的金属齿轮碰撞契合后发出的轻响让我提煤油灯的手禁不住颤抖起来,我不知道这颤抖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害怕。

 推开门时,一股令人作呕的泥土混合腥咸的味道扑面而来。不过我对此并不陌生,这是Varney的稀有土壤学里常用的土壤培养液的味道。

 此刻置身于施特布鲁恩高高在上的塔楼,我却感受到一阵来自阴间地府般的的潮湿。

 塔楼罗马式的圆厅里,整齐地排列着几行两米高的木质存储架,架子上每一格里都工整地置放着一株绝色的大马士革蔷薇,它们被精致的玻璃器皿和精粹的土壤培养液永葆着。总共126株,126个品种。

 这些大马士革蔷薇都是Varney十几年来在自然科学领域辛苦攒下的研究成果。不怪乎他如此珍惜的存放它们,他甚至用小纸片细心地记录下了每一个品种的名称。

 我走上前,将煤油灯凑近了看。

 瓶子下面的小字似乎是一行人名,确切地说,都是女人的名字,我挨个儿念着:“玛格丽特.莱斯特兰奇,死于1863…….堂娜.德尔加多,死于1841……凯瑟琳.格拉斯顿,死于…..

 提煤油灯的手骤然静止在了半空中,我惊呆了……

 一阵突如其来的恐怖死死掐住了我的喉咙……

 我张大嘴,猛地倒吸一口凉气,用圆睁的双眼极度惊惧地紧盯着我所看到的那难以置信的可怕景象:

 每一瓶培养液里的每一朵大马士革蔷薇的根部,都死死绞缠着,一颗人体心脏。

一个死去女人的名字,一颗心脏,一朵蔷薇!

被封存在精致玻璃器皿的女人心脏浸泡在光色琉璃的腥臭液体里每一个被划开一刀的心肌里隐约可见的心室瓣膜仿佛是吞吐着无声悲鸣的嘴从嘴里爬出的深红浅蓝的血管和魔爪般的蔷薇根蔓相互绞缠着直接连通着瓶颈上方那些千娇百媚的蔷薇身上那一张张仿似血红色的骷髅脑袋的蔷薇们扭曲的绽放着宛若死前请求放过的苦苦挣扎她们此刻似乎正在争先恐后朝我诉说着一场场万劫不复的怨恨和冤情。

城堡内死了一百多个女子。Varney挖出她们的心脏用来培养蔷薇!……上帝,根本没有什么稀有土壤学,没有什么土壤培养液。126个品种的大马士革蔷薇,是用126个女人的心脏,还有那腥臭的浑黄色人体组织液,也就是尸水……泡出来的!

“砰!”。寂静的塔楼里炸出一声凄厉的脆响。我手中的煤油灯掉落在了地上,火光熄灭了,黑暗顿时朝我的脸直扑过来。我浑身哆嗦着伸出颤抖之极的双手,像个盲人一样把手伸进黑暗向前摸索,我摸索到塔楼的墙沿,然后沿着墙沿开始寻找出口。我拼命告诉自己此刻千万要保持镇静,要想办法离开这儿,离开施特布鲁恩,无论如何我都要用绝处逢生的意志力用自己求生的本能和最后的生存希望来救回自己!

黑暗中的我终于触摸到了两扇门,然后我不顾一切地推开门朝外跑去,可是突然间眼前却大放光明!哦,不对!这不是来时的方向!根本就不是来时的方向!

尖耸的殿堂上空悬浮着上百只白色蜡烛……

正中心倒置的凯尔特十字架上绞缠着恶毒的铁链……

黑弥撒仪式中密布血符的巨大的黑色六芒星……

被污血泼过的飞扶壁上装裱着死亡之舞的壁画……

末日审判时灵魂在炼狱的天平上称重量的图象……

《哥林多前书》里的警世箴言……

桃心木棺材和棺材前方献祭活口的祭坛…….

还有高悬在桃心木棺材上方的黑水晶短剑……

…….

我明白,我走进了宗教裁判所。



     黑桃木棺材上,搁着一本破烂的古籍……古老的加洛林体手写文字——

  第一部分主要讨论魔法的三个必要属性:魔鬼、女巫以及万能之主的应允,相信类似于女巫之类的事物的存在是否会是那些支撑着基督教教义中本质上更接近于异端的背离于正统教义的观点的重要部分?

     任何相信被创作物可以不遵循造物主的意志而自行转变得更好或更坏,或者转变到另一种状态或形态的人可以说比异教徒更为恶劣,因此他们认定当人们报告这些奇迹确实被那些并非基督教徒而是异端的邪恶女性达成时,那么这样的报告显然支持了上述的观点。而那些引诱人们去行那魔鬼之事的女人便是女巫。

     当邪恶女性意图对他人产生某种影响时,有些时候她会利用某些超出了现有知识范畴的物质,比如魔鬼的协助。那些得到魔鬼帮助的女巫与邪恶女性的确存在,而且认为他们存在也是绝对符合基督教教义的。由于她们已与魔鬼订立契约,因此她们能够,就像上帝应允的那样,制造出真切而实际的邪恶与伤害而且这些邪恶的力量并不能被认为同样可能是由于某种特殊而怪异的原因而产生的虚妄的、仅存在于想象中的幻觉。
         邪恶女性会使用某些图案或者其他古怪的护身符。她们常常会将它们埋在房屋的门楣之下,或者畜群聚集的草地里,甚至于人群聚集之处,她们凭借于此来向人们施以符咒,而据我们所知受害者常常就此死去。人类躯体也可能获得相同的影响,这就是魔鬼的力量。

        同时,再争论巫术的效用是否可能会是幻觉或者不真实是无用的,因为这样的幻觉的产生是依赖于恶魔的力量,并且需要与魔鬼订立契约。而这种契约会使女巫堕落为魔鬼的奴仆并自愿献身于那些恶魔。这不可能通过空想或者幻觉完成,它需要的是女巫的肉体,双方之间的相互协作以及女巫与恶魔的交媾。事实上,这种交媾往往会是巫术的终结。无论以何种方式施行巫术——一个眼神,一些咒语或者其他任何仪式,它们都来自于魔鬼

 邪恶女性的魔力便来源于恶魔力量。邪恶女性的身体是通向地狱的大门,这一切都是由于她们永不满足的饕餮淫欲,所以她们和魔鬼勾搭,和地狱主宰者交媾。加入魔鬼王国的女人,能把男人的性能力无限提高过彻底毁掉,这一条是投靠魔鬼契约的主要条款之一……

   《旧约.十诫》:行邪术的女子,不可容她活。在古代这类行巫术的犯人大多会遭到双倍的惩罚,并最终被扔给野兽吞食。在今天她们则只是被烧死在火刑柱上,这大概是因为她们中的大多数都是女性。

    地狱圣经!!
    字里行间,连字缝里,都充满对女性人格的极端侮辱

一切真相大白了,Varney仇恨女人。他相信魔鬼文献里的每一句话,他把我们带到城堡里来,是为了审判我们,杀害我们!

绝望裹着前所未有的崩溃感来袭,世界从我头顶上方轰然崩塌,我脚下的地面也跟着开始凹陷了。我不敢相信,Varney,这个学识渊博,圣洁怀柔,这个在人格和道德上都那么完美,那么虔诚,那么出类拔萃的男人,竟然会是一个吉斯·莱斯伯爵那样变态的连环屠杀恶魔。摧毁性灭顶打击使得我的眼前出现一阵间歇性的失明。突然间的漆黑一片让我什么都看不见了,这一刻我什么都没有了,唯一陪伴我的只剩下瞳孔那深不见底的黑色眩晕,和令人双膝发软的,沉重的绝望。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视觉才从倾斜和模糊里苏醒,但我的身体却在一阵冰凉与惊悚的摩擦中开始了第二轮的颤栗——我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六芒星的中间,倒置的凯尔特十字架上,那根锈迹斑斑的铁链,也像蛇一样紧紧锁住了我的腰肢。

魔鬼的献祭仪式行将开始,而我,是此次献祭的活口。

我看见桃心木棺材上方悬挂的黑水晶短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Varney紧裹于黑斗篷下的,那张惨白的脸。

                             。。。。。。

只是这时的我,还有一个问题没想明白。

  “Varney,《女巫之锤》,在1776年,在列日宗教大会上,不是已经被彻底销毁了吗?整个世界都不可能再找到这本禁书。你手里怎么会有?”

  “因为,在1776年之前,我,还活着。”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93)| 评论(4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