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教裁判所

当人们回首展望,会说是我催生了20世纪——1888年,Jake Ripper

 
 
 
 
 

日志

 
 

【影舞】死情人的罪恶之花(1)蔷薇盛放之夜  

2012-01-19 15:31:00|  分类: (小说)死情人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死情人的罪恶之花(1)蔷薇盛放之夜 - 阴影演出者 - 宗教裁判所
 

Varney是他姓氏,他没有名字。

“啪嗒”一声,一滴清澈划过静谧,在黑暗中泛起看不见的涟漪。

“啪嗒”

地下室又开始漏水了,外面不知道是不是在下雨,Varney心想。

潮湿使得他身上那些新旧纵横的伤口开始感染,溃烂,像有无数的红色鸢尾,纠葛着从他裸白色的皮肤里颓废的生长出来,在他的身体上绞缠,在他骨肉里生花,将他温柔的覆盖和掩埋。

Varney伸出舌头,幼兽一般来回舔舐着自己全身的伤口。新鲜的血液,异常温暖的爱抚着他的吮吸,而他眼前不断闪回的,则是母亲对他的毒打,和亵渎的场面。

一场又一场可怕而荒诞的梦,带给他幼小的身体,只有一份不可救赎的绝望。想到这里,10岁的Varney不禁咬紧嘴唇,悲鸣般的叹了口气。可是双眼却不再有眼泪流淌。

清理完伤口,Varney从地下室隐蔽的一角,取出前些日子在一块松动的木板下面挖出的一本古籍,于黑暗开始中静静地诵读。终年不见天日的地下生活,让这只幼兽有着瓷底一般病态苍白的皮肤,和一双可以夜视的湖绿色眼眸。这时的他当然还看不懂,书中扭曲如地下祭祀符咒般的,古老的加洛林手写字体的内容,不过上面那些大量不洁的插画和插画所表达的邪恶,他全都理解。

Varney一边翻阅着古籍,一边摆弄着他的自制玩具——一个简陋粗糙的十字架,那是用楼梯拐角处堆放的柴火制成的。他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它,尽量避免被十字架正中心的一枚长钉划伤。

“你这个可恨的男人,神将永世的诅咒你!是你给了我这个杂种!是你毁掉了我的一生!”

黑暗中出现一缕斜长的光,地下室上方的门开了,Varney太太高胖的身躯东倒西歪在门口胡乱咒骂,又醉得不省人事。影子顺着楼梯扭曲的流淌下来,仿佛有一双无形的魔手,将它拽得很长很长。

Varney不动声色的将古籍挪到身后,然后像伺机出动的蛇一样,全身紧绷地屏住呼吸盯着母亲。

Varney太太迷糊的在墙上摸索半天,从墙栓上取下一根鞭子,往地下室走来。不过她没发现,有一格阶梯上已事先被放置了一个空酒瓶。

她踩了上去。

“咣当”一声,肥胖的女人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便从楼梯上滚了下来。一声闷响,这一跤,可摔得不轻。

Varney立刻跑上前去,可他不是去搀扶母亲,而是将手中的带有长钉的十字架,照准母亲的颈动脉,狠狠的砸了进去。

鲜血顿时开遍了Varney太太身下的地板,血花丛中的她双脚抽搐着,痉挛的脸上,爆胀的的眼球和张合的嘴唇似乎在不停地质问着什么。

“是上帝的猎犬教我这么做的。”Varney低声回答着母亲,嘴角上翘,牵动出一丝诡异而冰冷的微笑。

 他闭上双眼,肆无忌惮地享受着血液流过脚踝带给他的温暖,他贪婪地呼吸着腥血散发在空气中的缕缕芬芳。母亲的惨死所带给他的罪恶快感,此刻正在他脑海里,大簇大簇地燃烧,在他血管里,热情妩媚地绽放。

他睁开眼睛,迎着楼梯的光走了上去,血脚印藏匿于他同样被楼梯扭曲的影子,尾随他一路前行。不过他也没有忘记,事先将旁边旮旯里的破木材推到在母亲身上。

 

“可怜的Varney太太,喝醉了不小心栽进满是钉子木材堆,就这么死了。”街坊们叹息着,摇头。镇上巡逻队也将此事定案为意外事故。没人怀疑10岁的小Varney,这个用肃穆的黑斗篷掩盖住浑身的伤口,绿眼睛里闪烁着楚楚泪光的漂亮男孩。

母亲下葬之后,他被送往镇上圣嘉勒女修道院设立的孤儿院。随身除了那本古籍,从这个家,他什么也没带走。

可没过七天,镇上又传开了黑死病般惶恐不安的流言。

“嘿,看没看见,Varney太太的坟墓被人刨开了。”修道院的花园里,几个修女窃窃私语着,“有人打开棺材,剖开她的尸体,把她的心挖走了。”她们没注意到远处的正在修剪花枝的小Varney正在静静的聆听她们的谈话。

“可怕的魔鬼,太可怕了,手段这般残忍…..哦,圣洁的圣安东尼,康斯坦茨小镇到底做了什么让主降罪的事情啊!”修女们颤抖的声音里充满了极大的恐惧:“难道是因为那一年,大伙集体将那两个修道士…..

“嘘,别乱说,不准你们再提那件事情了!一位年长的嬷嬷立刻打断了她们的胡乱猜疑。

“伟哉我主,化生万方,太阳如兄,惠恩四方……,愿苦难脱离大地,愿魔鬼远离人间”修女们跪在花园里的简易祭坛前开始集体祷告,高唱《兄弟会之歌》,用手指在胸前和额间划上了大大的十字。

Varney坐在不远处的绿茵地上,回头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然后继续浇灌他面前的一株蔷薇植物。不知何时他爱上了蔷薇花,并开始愈发的迷恋上了那一抹肃杀般的腥红,那是从他被杀的母亲身下盛开的颜色,是他见光以来认识的第一种颜色。

最纯粹的血红色。

Varney的微笑牵动了嘴角,一道完美的弧度。

他望向天边,树梢上方紫色的天幕里,一轮新月也笑得弯起了好看的嘴角。

(小说)死情人的罪恶之花(1)蔷薇盛放之夜 - 阴影演出者 - 宗教裁判所
 

请打开背景音乐

“你为什么一直跟踪我?”我问他,声音里满是疲惫。

月光悄无声息的爬过百叶窗帘,以射线的形式,将我略微泛着银色冷光的身体,一缕一缕分割成优美扇形。我站在落地镜和窗户之间,与暗房的幽闭狭窄恰好构成了一幅明暗对立的室内素描。不过唯一违反常理的是,我在镜子里,没有呈像。

坐在我对面的是个充满文艺色彩的青年男子,有着深度近视却拒绝眼镜。他后来说这样是为了让世界在他眼中的模样更像是一幅象征主义的油画。

近视,是对远方的失明,却又使他们比常人更容易把握好近距离瞬间而过的事物。

这是二十世纪初的一个夜晚。他跟在我身后,穿越了蒙马特大街。夜雨朦胧中的蒙马特高地像是变了质的糖果,将腐烂包裹于甜蜜的包衣,不露痕迹的散发着欲望的颓靡。也只有毕沙罗或波德莱尔那样一生致力于描摹巴黎夜景的精神病患者才能捕捉到这样的美色。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这只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夜晚了。

他几乎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我。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幽光,像一只声色模糊的柴郡猫。他随我走进喧闹嘈杂的廉价旅馆,爬上狭窄而陡峭的木质楼梯,走过黑暗的甬道。他似乎拿定我了不会呵斥他。当我推开虚掩的门走进房间时,他一声不响地站到了门口。也许他把我当成了巴黎随处可见的街头妓女。

“请别误会,夫人。”他为自己辩解道。脸上陡现了一丝涨红的血色。“我来自克洛蒂尔德皇后诗社。今晚本来只是出来散散步的,却不曾想到,会在这个迷人的夜晚,遇上像您这样一位如此美丽而悲伤的女人,让我忍不住一路跟踪您。因为在您身上,散发着一个和您一样美丽而故事。我有种异常的冲动想要了解它,想用整夜的时间去聆听它。”

“您跟踪我只是想要听故事?”这个幼稚的搭讪理由让我感到有些好笑:“这座城市有几十万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故事,您不一定非得听我的。”

“可是每个人不一定都会有您这样晶莹剔透的美丽,每个美丽的人也不一定会有您这般让人心驰神往的悲伤。夫人,首先引起我好奇地不是您的故事,而是您的美丽和悲伤,您明白吗?”他说道。

诗人擅长捕捉他人情愫,也都擅长奉承女人,但他的奉承里却透露出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坚毅,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你先进来吧。”我叹了口气说。他走进房间,轻轻扣上门,在壁炉旁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我则缓步走到窗边,透过百叶窗凝望着外面的街景。杏黄色的路灯撑开秋夜的微雨,四轮马车驶过雨后路面,留下划痕和朦胧的倒影。屋子里陷入了一种无人说话的静谧氛围。而楼下嘈杂的街头卖艺人的手风琴声,酗酒者的胡言乱语声,城市夜魅们风花雪月的调情声,却愈发加深了屋内的静谧。

“美丽和悲伤……”,我喃喃自语,重复着他的片句,在黑暗与微光的重叠中打破了沉默,“美丽和悲伤,这是通常和死亡"联系"在一起词汇的你明白吗?越是看似美丽或者悲伤的事物,就越不可能离生活的气息太近。他们属于死亡蔚蓝色的火焰所燃烧的虚幻和释放的无限。”

“包括您在内对吗?”诗人将潮湿的眼眸隐匿于面部凝重的沼泽,轻轻地,试探性的问道。

“是的……你很聪明……被你看出来了。”我说。

“我本身,就是一个死去的人。我的故事也是一个与死亡有关的故事。”我顿了顿,看着他说:“你还想继续听吗?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害怕吗?”

“我不害怕,实不相瞒,从见到您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嗅到了您身上这种令人迷醉的死亡氛围,死亡永远是最好的写作素材。不过这种以蔚蓝色的理想化的虚无所呈现出来的死亡,和以尸体的可怕作为物质表现形式的死亡不一样,所以我不必对您感到害怕。真的。”他说的异常坦然,坦然到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嘴边扬起的一抹微笑。

 

“那好吧,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故事。我说着,离开窗边,走到他对面的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我是被一个叫Varney的男人杀害的。”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中国新小说
阅读(176)| 评论(6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