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教裁判所

当人们回首展望,会说是我催生了20世纪——1888年,Jake Ripper

 
 
 
 
 

日志

 
 

【影舞】死情人的罪恶之花(2)厄运庄园  

2012-01-19 22:20:59|  分类: (小说)死情人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01月19日 - 阴影演出者 - 宗教裁判所

 

冬雨异常寒冷,连山路夹道两侧的水松和北欧云杉,也在冷风和微雨的浸透里颤栗着。尽管斗篷把我裹得严严实实,但刺骨的寒冷仍旧透过结霜的路面和弥漫的夜雾从脚底一直渗透到全身。寒风中的我,用僵硬的冰冷支撑着每一步艰难的行走,而浑身上下唯一的温暖只有手心里的一抹热度,一抹从Varney的手心里传过来的热度。

“就快到了,多洛雷斯. Varney温软低沉的声音掠过我的耳畔,是时候的为我心脏注入了一管热量,驱散了我身体里的寒意。

不知名的冬季昆虫隐匿于形态诡异,色泽斑斓的植物中,它们凄厉的唱鸣被夜雾无情的打湿,我们在夜的森冷中蜿蜒穿行着,随着一丛丛遮挡住视线的浓密树荫从眼前拨开,终于,我看见了由两扇镂空黑铁蜿蜒成华丽意象藤蔓的庄园大门,有墨绿色的石楠叶子星星点点的穿梭在铁门上。当穿着盔甲的骷髅卫兵为我们打开铁门后,整个Sternblumen(施特布鲁恩,又译紫菀)城堡高大黝黑的身躯就出现在我的眼前了。

“到了,多洛雷斯.洛夫古德,”Varney用力紧握住我的手,微笑着,郑重向我宣布:“从此刻开始,你就是施特布鲁恩庄园的女主人了。”

似乎是为了迎接我一样,整个城堡的灯火全都亮了,比香槟更加炫目的琥珀色光影爬满了城堡黝黑的身躯。在夜色里凸显着微醺的迷醉。我在这片令人成瘾的琉璃色中沐浴着无限的喜悦,紧紧地回握住了Varney的手,和他四目相投,幸福的笑着。

城堡的大厅门为我敞开了,几个蓝色的家养大妖精站成列队迎在门口。Varney将我的行李递给一个苍老的妖精并介绍说:“这是Freeman,庄园管家。”长鼻子尖耳朵的家养大妖精向我礼貌鞠躬,淡灰色的大眼睛深嵌于皮肤叠嶂交错的皱褶中,饱含的笑意里瞬间闪过一丝我看不懂的复杂神情。

虽然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了,但施特布鲁恩却是一个典型的带有中世纪采扈制特色的领主庄园,城堡主体座落在山顶,向着山下逐渐延伸着农田,牧场,林区和湿地,日落时分沿着农田方向可以看到稀稀郎朗的十几户农舍炊烟。硕大的林区则有专门的伐木工和狩猎人看守。

与历史上的庄园制度唯一不同的是,施特布鲁恩没有教区。但庄园的城堡大厅本身就是一个教堂,信奉基督教的Varney将庄园大厅建立成一座哥特式的礼拜堂,殿内的圆顶肋拱交错着尖拱,飞扶壁上满是彩绘玻璃窗,很有兰斯大教堂的感觉。圣徒,圣母和基督的塑像安详的矗立在四周,充满着神秘主义的宁静。殿外也耸立着许多高直尖峭的塔楼。

每月第一个安息日早上,身为庄园主和教区牧师的Varney都会在城堡大厅主持晨祷,进行布道,方便方圆几百里的乡党和教友们来朝拜,忏悔,听道和祈祷。

Varney在经院哲学方面很有建树,他的很多创新的宗教观点都时常被教会采纳。其中《神启宗教的逻辑性》,《信仰与理性的哲学维系》《关于宗教事务的世俗纷争》等几篇论著还被索邦神学院的哲学宗教流派编译成了教案。他的修行在乡里也是口碑极佳的。附近村庄甚至教区以外的地方如若爆发疾病瘟疫或者纷争,都会在第一时间看到他的身影。Varney同时具备着圣方济会修士的善心和多名我会修士的仲裁力。乡民们都很尊敬他,将他喻为神的福音传递者。

除此之外,这个优秀的男人还在一项极其冷门的自然科学上面颇有造诣,那就是稀有土壤学。塔楼上有一个的土壤研究栽培室。那里储藏了Varney在外出传教布道和发掘神迹时搜集的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植被的土壤标本,他从这些土壤标本里精心萃取凝练出不同的培养液,并用这些培养液培育出了总共126个品种的大马士革蔷薇。

Varney非常热爱蔷薇,在他东厢房的卧室,挂着厚重织锦云缎窗帘的落地窗外面就是一片犹如荒墓般幽深的蔷薇花园,暗红色,媚红色,腥红色,艳红色,色泽纷呈形态各异的蔷薇分不同季节美轮美奂的绽放,坐在花园里阅读,穿梭写生,或者招待客人喝下午茶,在微雨疏密还是艳阳高照的日子,置身于无数热烈或森冷芬芳的亲吻,都是让人最心神愉悦的享受。

我的西厢房则座落在峭壁上,连接着大海。西厢房有一个很大的瞭望台。五月据说是最美的月份,在那个空气里都是风信子香味的季节,可以看到漫山遍野怒放的野杜鹃将天和海烧成绯红色场面。只可惜现在,冬天还没退去,二月间的潮汐仍然是刺骨的凛冽,要看到那样赤霞如火的壮观美景,我还得等待。

庄园的生活充满着与世隔绝的惬意,这种远离尘嚣的惬意也让时间的步伐走得特别的慢。作为庄园夫人,我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到蔷薇花园写生,去海边和林区去散步,或者到乡里拜访乡民的生活。而作为教区牧师的Varney,白天的工作时间都在外行医布道,只有到了晚上,他才能抽出时间陪我。

我和Varney的夫妻生活,也充满着使徒色彩。我们每晚都会坐在冥想室,在壁炉旁的两张摇椅里各自阅读古籍。从圣奥古斯丁的《哲学的慰籍》,到格拉提安的《教令集》。壁炉的火光映照着他因过于专注而愈发冷峻的脸庞,也加深了我睫毛的阴影,沉默和冥想是连接我们的唯一纽带。当夜色浓稠到难以稀释时,我们便各自回各自的厢房去歇息。


偶尔,我们也会站在西厢房的瞭望台上,在风暴肆虐的凌晨共同俯瞰身下的惊涛骇浪。峭壁下的这片海域据说有很多的沉船残骸,在暴雨夜里,远处海平面和深港里会浮现出幽灵船。欣赏风浪和幽灵船,是Varney的一大爱好。

而这,也成了他在西厢房停留的唯一原因。


请一定要打开这首音乐

2012年01月19日 - 阴影演出者 - 宗教裁判所

疑窦,丛生于新婚的第一天,发芽于心底那难以启齿的迷茫,到现在已经蔓延了整个脑海,每一天,无数大大小小的问号都在不停的在蚕食我的意识。

有什么不满足吗,我?哦,是的……

拨开庄园生活的华美锦瑟,时间的荒漠便显出了它的突兀和漫长——安静得几乎荒凉的人生,难以倾诉的孤独感——我们都深爱着对方,我是Varney的妻子,但却又过着阿西希的圣思嘉那样,在高墙幽闭下忠于上帝的与世隔绝的使徒生活。

于是在一个久违的暴风雨夜,当他站在瞭望台上凭栏吹着海风尽情地鸟瞰呼啸的海景时,在厚积很久的情绪的推波助澜下,我终于忍不住向他提出了,作为妻子的企盼——

Varney,今天,就在西厢房过夜吧?”我坐在床边,盯着他瘦削的背影,轻轻问他。

他转头看着我,有些意外,但随即用很镇静的语气回答我:“不了,多丽,我待会就回房。今天我很累,想一个人静静。”

Varney,可我是你的妻子啊,我可以照顾你。我们已经是夫妻了。”面对他的冷静,我依然穷追不舍。

Varney离开瞭望台,走进房,夜间的海风尾随他灌进房间,吹拂着他那黑底镶金边的僧侣袍后摆,他沉思良久,终于向我直言不讳的说出了口:“多丽,我不喜欢世俗夫妻那样的生活”。

看见我懵了,Varney走到床边,语气柔和的说:“夫妻并不是非得要谈情说爱,整日黏在一起。我们应该去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需求,明白吗,我的多丽。”他伸出双手按住我的肩膀,接着说:“比如,我们可以像阿伯拉德修士和艾罗伊斯修女那样进行灵魂上的恋爱。他们原本也是夫妻,但在皈依上帝之后,他们对于情感的理性探讨,最终使他们的爱情也得到了升华。”

Varney,我理解你的信仰,”我说:“阿伯拉德修士和艾罗伊斯修女,我也很敬佩他们,可是,我更向往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那样轰轰烈烈,至死不渝的爱情。”说完,我坦然的直视着他。

“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Varney盯着我,绿色的深潭里,隐约着藻类一般的暗色阴影,他的双手不露痕迹的从我肩上滑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嘴边挂上的一丝揶揄的嘲笑:      “像他们那样偷情吗?像他们那样为了一己私欲,为了内心的魔鬼那永不满足的淫欲而不惜背叛自己的骨肉至亲自己的丈夫甚至差点毁掉整个英格兰?”

脚下涌起了海风渗透的一阵凉意,我不明白,Varney的情绪为什么突然间激动,提到中世纪这对浪漫情侣竟然会如此愤慨。

基督教徒经院哲学式的偏见,我心想。

“我不赞成你这样说,Varney。”我起身反驳他:“请你不要那么片面的理解好吗,那是真正的爱情。是回归伊甸园般质朴热烈的爱情。”

“伊甸园里的质朴热烈最终使得愚蠢的女人被邪恶的蛇所引诱。”Varney冷冷的问向我:“多丽,你懂什么叫作爱情吗?”

“呵,是的,我不懂,”我冷笑着,竭力压抑着自己就要爆发的情绪,但也用极其糟糕的语气回敬着他:“不过至少我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就叫做爱情。而你呢,你心里只有你的教义你的牧民职责!对你来说,基督的神性就是你所追求的爱情!”

Varney,如果普通人的爱情对于你来说分文不值,那你还不如去耶路撒冷朝圣到某个灵修团体做一个极端苦行禁欲的修道士为什么你又要娶妻又要把女人带回你的庄园呢?!”说到最后,气急败坏的我冲着他叫嚷起来。

“是的,对此我也很后悔。”Varney的情绪此刻已经跌到了冰点,声音也像是从冰窖里取出来的一般:“如果这些就是你的向往,那多洛蕾斯.洛夫古德,你和蒙马特那些流连觥筹,醉生梦死的女人没什么两样,我很后悔当初把你从那里带出来。”

Varney狠狠地摔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胸腔内的哽咽此刻全都堵塞在了喉咙,我扑倒在四柱铜床上,匍匐的身体不住的抽泣着,任由一滴滴发涩的泪水滴进了厚重的亚麻绸锦缎的被褥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中国新小说
阅读(93)|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