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宗教裁判所

当人们回首展望,会说是我催生了20世纪——1888年,Jake Ripper

 
 
 
 
 

日志

 
 

【影舞】散文诗:史诗——骑士与游吟诗人  

2012-01-01 16:40:25|  分类: 宗教裁判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献给骑士的最后诗篇
(散文诗):史诗——骑士与游吟诗人 - 地狱判官 - 宗教裁判所




农牧神的手指,叩响了破旧的班卓琴

有苍老的诉说,流浪在往昔的音符里川流不息

一个关于爱情的古老寓言

破茧于泛黄的羊皮卷轴,为后世的人们

展开了两颗,蜷缩在一起的,枯死的心

 

中世纪游吟者的古体叙事诗,那虚掩的黄昏里

走出一个素装白袍的我,和一个是英姿飒爽的你

我们挽着黄金弓,擎着先知剑

在古老的盎格鲁萨克逊,寻找着心的净土,爱的落脚地


(散文诗):史诗——骑士与游吟诗人 - 地狱判官 - 宗教裁判所

我们不祈求诸神的怜悯,我只奢望

在和命运抗争的征途上

会有苏格兰风笛的明媚阳光,夹道相迎

会有西风的咆哮,追随并肩骑行的身影

 

踏遍红叶浸染的秋天,掠过夏草忧伤的呼吸

摘取紫菀的晶莹,在忠贞的爱喻里画龙点睛

当白昼从广袤的苍穹中抽离,当夜晚在喷薄中涌现出奇迹

我们依偎于满月的巨大柔晕,相依为命

我们用爱的呓语,淌开了黑夜的眼神

在刹那间永驻的时光里,与梦的翅膀,合二为一


(散文诗):史诗——骑士与游吟诗人 - 地狱判官 - 宗教裁判所

可世界,却将狰狞的沟壑,安插于黎明的斗转星移

让那些超越战火,疾病,瘟疫,跨越尘世阻碍的誓言

在即将睁眼的困惑里,都化为了五光十色的泡影

我们无法再向梦寐的海洋,寻求智慧的泉眼

无法再朝着爱与痛的苍茫大地,倾洒灵魂的灰烬

两颗相爱的心,就这样猝死于无力扭转的宿命

千丝万缕的哀伤,突然间爬满了我们的身体

如果无力再去争取下一个冬季

那我们只能厮守在,这份酣睡的寂静中

用死亡,来忘记一个,属于明天的苏醒


(散文诗):史诗——骑士与游吟诗人 - 地狱判官 - 宗教裁判所


我们是另一个世界的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

也只有用悲剧,才能谱写,这最后一幕的剧情

我会将我们的爱情,埋在海边的罗马废墟里——连同你

在四季更替的结局里,种上一株幸福,一株甜蜜

相互缠绕的根部,紧紧拥吻着,深植于大地

并蒂的枝头,结满了我们过往的岁月片段,时光点滴

枝繁叶茂地站在时间的高度上屹立,青葱翠绿

无伦它们的结局,是落入泥里凋零,或者随风而去

——尘归尘,土归土,无论哪一种,我都满意


(散文诗):史诗——骑士与游吟诗人 - 地狱判官 - 宗教裁判所

我将呕出体内最后一口鲜血,将你的名字

用史诗般的抒情,篆刻在心中,那片柔软的墓地里

然后我便刺瞎双眼,放逐自己,只带走你的竖琴

离开这片,让你永恒沉睡的大地

流浪于晨曦和暮霭中,吟游在乡野或小巷里,向每一位路人

凄婉地讲述,骑士和吟游者,你和我,刻骨铭心的爱情

 

在那之后,我的爱人,我将随你一道,步入有去无回的地狱

尘世间,也只剩下,枝头乌鸦的几声黑色悲鸣

还在泣血地,为我们永世哀歌着,这首至死不渝的心曲

 

女巫Dolores写于2011年春末

谨以此文,挥别昨夜的爱情


(散文诗):史诗——骑士与游吟诗人 - 地狱判官 - 宗教裁判所


                                                              和摘花的手指相遇 

文:启婷

和摘花的手指相遇,在民间的歌谣里

在山谷的缝隙,在公元后我们出生再活下去

那时朝霞出浴东海,雪花飘向未来

风的喘息像小金箭,弯着弓寂寞而呼唤

 

我像盆地最初的松树梦见女萝   

梦见哺育生命的乳头,一次一次梦见,种进黑金之杯的草籽

也梦见妹妹的故乡,秋水穿过平原,神女峰的眼睛淌出春色

那不是千年的顾盼,是绿色的牙齿,在巴山、秦岭和三峡的脊背恣意蓬勃



 (散文诗):史诗——骑士与游吟诗人 - 地狱判官 - 宗教裁判所


我在寻找肉体,寻找文字,寻找史诗

寻找消失的物种,寻找未来的昆虫

寻找复活。长河落日,草籽闪亮,花香朦胧

披上野花的衣裳,用小木槌敲击月型编钟

 

多么纯净,像芙蓉刚刚出水。多么清远,像隔空的呼唤

多么浑厚,像虎豹沉吟,把你抱进丛林。多么高亢,像处子的号角,迎接山泉

和大地一起躺倒,像鸟儿站在谷穗之上,听啊

相遇是有声音的,八音齐鸣,诞生河流,诞生喑哑



 



(散文诗):史诗——骑士与游吟诗人 - 地狱判官 - 宗教裁判所


和摘花的手指相遇,到没有被开垦的净土

浪子的旅程在今夜舒醒,在凌晨痉挛,在宣泄中谈吐

这是一个失眠之夜,明天以后命运扑朔迷离

明天以后还有什么在川流不息 ?

 

还有昨夜在川流不息。昨夜像一片树叶飘落,只有田野宁静

听见了树和树叶喊着:我要死了。然后它们依依不舍

那是一种欢悦的体验,岩石都是软的   三角洲的芳草是黑色的

在妹妹长满蒺藜的故乡,在山峦的腹部,月光湿润,那是一种幸福


十三月的芭蕾 - 阴影演出者 - 宗教裁判所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240)| 评论(10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